金冠论坛 主页 > 金冠论坛 >

如何控制票据法中的“恶意抗辩”

更新时间:2019-03-03

歹意抗辩的抗辩事由,是指法律规定票据债权人对持票人的请求可予谢绝的起因。我国票据法第13条第1款划定:“票据债务人不得以本人与出票人或者与持票人的前手之间的抗辩事由,对抗持票人。然而持票人明知存在抗辩事由而获得票据的除外。”该款的前半部分规定了对人的抗辩制约,而后半部分的但书内容则是对恶意抗辩作出了规定。

票据作为一种流利证券,主要功能在于促进资金融通跟在某种程度上代替货币利用。票据抗辩是指票据债务人针对持票人的付款请求,提出一定的拒绝付款理由,从法律上打消自己的付款任务。民法上的债务抗辩,抗辩理由可能来自法律关系的各个方面,但票据抗辩则受到较大的限度,重要限于恶意抗辩,即票据债务人能够对恶意持票人行使票据抗辩,拒绝履行其票据义务。

根据我国票据法、合同法等法律法规的规定,恶意抗辩事由具体包括:(1)起因关系不合法。例如,甲为偿还乙的赌债而向乙签发了一张票据,乙将该票据转让给丙。丙若知晓甲乙之间的原因关联非法,甲可以对丙行使抗辩。(2)原因关系自始不存在或覆灭。例如,甲向乙出售货物,以乙为付款人签发汇票交与收款人丙,汇票经乙承兑,此时乙作为承兑人即有付款责任。而实际上甲乙间的交易合同是无效合同。如丙在取得汇票时就知道甲乙之间的交易合同无效,乙就可以甲乙之间的买卖合同无效作为对丙的抗辩。(3)基于当事人之间的特别约定。在交易实际中,授受票据的直接当事人之间特别商定的事项只有合法有效,当事人就应当按照,否则构成合同法上的违约。在票据法上,直接后手假如不履行约定的义务,而又持票向直接前手主张票据权利时,直接前手就得以其未实行约定义务为由主意抗辩。(4)超出弥补权的范围。在空白支票中,特定的持票人在经出票人授权后享有必定的补充权,这种补充权的行使可以认为是票据债务人与出票人的一种特殊约定,如果持票人的补充超越了出票人的受权,该票据债务人即可以双方之间的特别约定进行抗辩。